当前位置: 首页  学界动态(首)
马晓霖:以色列:更分裂的社会,更艰难的组阁
发布时间: 2019-09-24 浏览次数: 10

据《耶路撒冷邮报》网24日凌晨报道,以色列总统里夫林过去两天连续与9位主要政党领导人商谈组建团结政府,以打破持续半年的政治僵局。报道称,最终里夫林在与蓝白党联盟领导人甘茨、利库德集团党魁及现任总理内塔尼亚胡举行两个小时磋商后,留给两人半个小时单独磋商。里夫林希望两位领袖即使付出个人和意识形态代价也要组成联合政府,避免一年内举行第三次议会选举。

根据以色列相关法律,如果第一位组阁者不能在48天内修成正果,第二位组阁者将有28天尝试机会。如果前两次组阁失败,则要另择人选组阁或诉诸新选举。尽管25日最终选举结果才正式公布,但出口民调表明,蓝白党和利库德均无法单独组阁且又势均力敌,甘茨与内塔尼亚胡谁将率先获得组阁授权尚不得而知。《耶路撒冷邮报》网称,内塔尼亚胡私下自信地告诉同僚,里夫林将首先授权他组阁,并给他第二次机会。纵观这次议会选举,800多万人的以色列社会更加分裂破碎:山头众多,党团林立;大党不大,小党不小;大党势均力敌,小党水火不容;大党争夺主导权,小党借机敲竹杠……以此态势,组建联合政府十分不易,甚至有可能再次选举。为了议会过半数的区区61个席位,各党费尽心机,合纵连横,都试图将本党及其代表的选民利益最大化,而组阁成败与否,都难以一时扭转以色列严重缺乏共识的现状。

分散的选票,折射分裂的社会

17日结束的以色列第22届议会选举,是上届选举后因组阁流产而时隔5个月后再次举行的选举,开创了建国以来议会一年两选的记录。本届大选特点之一是,多达29个党派参选,且公众参政热情有所回升,投票率达到69.4%。在4月大选中,434万选民参与投票,投票率为68.5%,和2015年大选相比下降5%,尽管这个比例在普选制国家已相当不俗,但是,也反映选民热情下降的态势。本届大选选民总数达到640万,投票率回升而达69.4%,接近传统投票率高线,表明公众参与度再次活跃,折射出以色列公众希望结束政治拉锯避免进行第三次选举的心态。

此外,各党选情变化有大有小,有升有降,呈现非常鲜明的政治和社会光谱变化。基于大党得票回落这一事实,新增选票无疑被小党蚕食,凸显了大党日益衰落、小党稳步崛起的脉络,也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出现政府内政外交对选情的影响,以及选情对未来政策走向的制约。

首先,大党不大,两强不强。这次大选,中间偏左的蓝白党获得33席,传统右翼大党利库德斩获31席,与上届大选双方均得35席的平局相比,各减2席和4席,利库德跌幅明显,在近20年的角逐中第二次让出头号大党交椅。尽管蓝白党和利库德把持的第一阵营遥遥领先,但是,强大也是相对的,双双离单独组阁所需61席最低要求相去甚远,不得不与其他党派联合组阁。

其次,小党不小,四小逞强。这次大选,3个老牌造王者和一匹黑马引人注目。前国防部长利伯曼领导的以色列是我们的家园党扭转上次颓势新增3席而达到8个,前内政部长德里领导的犹太极端正统派沙斯党新下一城而至9席,其盟友圣经犹太教联盟也成功维持8个席位。

阿拉伯政党联盟“联合名单”党堪称一鸣惊人,意外获得13席而成为名副其实的第三大党。联合名单党代表占以色列人口1/5的阿拉伯人(多为穆斯林)的利益,由于在这次选举中积极动员阿拉伯选民参选,并抓住内塔尼亚胡日益严重的去阿拉伯化、推崇犹太民族主义并反对和平进程的政策失误,打出构建多元共存和公平社会的口号而取得大胜,晋升为新科和头号造王者。以色列《国土报》23日公布的民调显示,76%的阿拉伯人支持组建联合政府。1992年,拉宾领导的工党因获得阿拉伯选民支持而成功赢得选举,并开启奥斯陆和平进程。

其三,社会分裂,分庭抗礼:这次大选,以色列社会沿着政见、族群、信仰和阶层边界进一步撕裂,体现出不同阵营的二元对立和多元均衡。利库德为核心的中右翼力量有所衰落,蓝白党为代表的中间力量逐步增强;“以色列是我们的家园”党为旗手的激进世俗派拥有相当基础,沙斯党为核心的犹太宗教力量不退反进,“联合名单”党代表的阿拉伯民族主义势头强劲,而沙斯党、圣经犹太教联盟和“联合名单”党同时又迎合了低收入和弱势群体的诉求,尤其是沙斯党主张提高最低薪水和强调犹太传统,吸引了很多边缘人群选票。此外,利库德本身也在继续分化,甚至出现了替换内塔尼亚胡的呼声。

难产的政府,多元的立场

政坛老将内塔尼亚胡经验丰富,不仅是治理经济的高手,而且对外足够强硬,并获得美国现政府的空前支持,原本应该在4月就打破历史记录第五次出任政府总理,并成就超越开国总理本-古里安执政15年的传奇。由于利库德本身得票有限,尽管内塔尼亚胡也获得其他5个中右翼党派集体推荐进而形成65个席位的联合执政理论多数,但是,由于以色列是我们的家园党反对吸纳沙斯党入伙,中左翼党派无一愿意与利库德为伍,导致他组阁功亏一篑,被迫举行新大选。

这次选举后,“联合名单”党异军突起,“以色列是我们的家园”党和沙斯党持续做大,不仅利库德主导组阁难度进一步加大,甚至内塔尼亚胡本人的组阁失败风险也陡升。“联合名单”党明确强调,它登高一呼就是要阻止内塔尼亚胡上台,且已明确表示支持蓝白党牵头组阁,这也是自1992年以来阿拉伯党团首次为大党领袖站台。以色列是我们的家园党依然坚持宗教学生必须服兵役而实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因而难以与沙斯党及圣经犹太教联盟同入利库德主导的联合政府。尽管蓝白党跃居第一大党,但是优势并不明显,而且以色列社会整体偏右的现实无从改变,因此,蓝白党也很难排斥右翼党团而成功组阁。

基于上述复杂情势,由蓝白党和利库德为核心组成团结政府成为近期以色列舆论的主流呼声,也是总统里夫林的强烈愿望。历史上利库德与工党曾分别于上个世纪80年代和新世纪后数次组成过鹰鸽同笼、左右共治联合政府。然而,现在非常尴尬的是,甘茨重申蓝白党与利库德组合的前提条件是内塔尼亚胡出局,而内塔尼亚胡则强调只有他连任总理两党才能联合执政。

目前大致力量格局依然是右翼阵营强于中左翼阵营,理论席位约为63个,勉强可以凑成议会多数,即由利库德集团、以色列是我们的家园党、沙斯党、圣经犹太教联盟和联合右翼党,对阵57个议席的蓝白党、工党、民主联盟和联合名单党等,而且联合名单党未必全员加盟中左翼执政联盟。

上次成功搅局的“以色列是我们家园”党,现在更摆出超级鲶鱼架势,尽管利伯曼宣称支持组建联合政府,但是,他不仅坚持排斥沙斯党、圣经犹太教联盟和“联合名单”党的既定立场,甚至放风不接受内塔尼亚胡或甘茨领衔组阁,潜台词是总理得由他来当。不过,《耶路撒冷邮报》网称,23日利伯曼与甘茨已在雅法见面讨论组阁事宜。由于联合名单党的阿拉伯属性,不仅右翼阵营不会接纳其为联合执政伙伴,蓝白党也至今态度暧昧,担心因小失大,尤其是在另外两个重要党派尚未明确表明态度的现阶段。可见,设想中的联合政府存在诸多障碍,不仅几个主要党派难以求同存异,不同党魁也都觊觎总理职位。

就内塔尼亚胡本人而言,力拼大选并千方百计达成组阁目标,不仅仅在于要书写政坛童话,还在于挽救政治生命乃至自由之身。由于他面临3项贪腐指控,只有成功组阁继续担任总理才能获得司法豁免,否则,如果警方顺利调查并被检方起诉,他将面临牢狱之灾。以色列总检察长近日宣布10月将举行听证会,有分析称,一旦认定证据有效,内塔尼亚胡即便出任总理也将身陷官司,进而使以色列政坛再次面临动荡。

(作者:马晓霖,著名国际问题学者、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博联社总裁)

来源:华夏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