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学界动态(首)
钮松:做美国盟友?库尔德武装惨了
发布时间: 2019-10-23 浏览次数: 10

美国总统特朗普从叙利亚撤军的决定“一石激起千重浪”。土耳其以“和平喷泉”为名发动战争,叙利亚国内相对平衡的权力格局被打破,局势急转直下。

美国撤军并非心血来潮,而是包含了其深厚的战略部署和对地区盟友的精密取舍。事实上,美国的撤军和土耳其的越境打击已经形成了一个有机整体,只不过这场军事二人转是以牺牲叙利亚库尔德武装的利益为代价的。早在去年12月,美国的撤军计划就极大鼓舞了土耳其进军幼发拉底河以东的信心,特朗普当时的态度是:我们已经击败伊斯兰国,这是我总统任期内在那里的唯一理由。可以说,特朗普早已清晰阐释了叙利亚库尔德人不过是美国的任务型盟友伊斯兰国大势已去,于是是时候让我们的士兵回家了。

而美国的决绝,直接将叙利亚库尔德武装推进了绝望的深渊。原先处在与叙利亚政府和反对派武装三足鼎立之中,且与叙政府维持相对中立状态的库尔德武装,瞬间失去了美国的庇护,一面是杀气腾腾且视库尔德问题为心腹大患的土耳其,一面是以维护国家统一为己任的叙利亚政府。对叙利亚政府而言,虽不能容忍库尔德人在美国的护佑下占地为王,但更不能接受土耳其对其主权的侵害。在此情形下,叙利亚库尔德武装不得不向大马士革和俄罗斯方面迅速伸出了橄榄枝,以避免走向覆灭。

此情此景,库尔德人可以痛斥美国背信弃义,高呼美国国家信用破产,但出卖盟友本来就是美国的一贯作风。

正如基辛格所言:做美国的敌人是危险的,而做美国的盟友则是致命的。美国任由土耳其对库尔德盟友大打出手,再次完美印证了这句话。冷战期间,美国试图从越南战争泥潭中抽身,毫不犹豫地抛弃了铁杆盟友南越政权并坐视其垮台。冷战结束后,特别是进入21世纪以来,美国在对盟友的始乱终弃上更加游刃有余。利比亚卡扎菲政权长期与美国为敌,可2003年伊拉克战争以后,其却决定自废武功,一时间从反美斗士成为美欧炙手可热的座上宾。然而阿拉伯之春后,美欧却大力支持利比亚反对派,并最终导致卡扎菲被俘身亡。此外,美国还曾以达尔富尔问题为由对苏丹政府强化经济制裁,并加大对苏丹人民解放阵线的支持。可美国在达成苏丹分裂的目标以后,便对新独立的南苏丹的内战乱局采取了放任自流的态度。

一桩桩一件件都清晰地证明:无论是高度意识形态化的民主”“人权输出,还是看似慷慨无比的军事和经济援助,都是西方国家全球逐利的工具。外国势力在意的只是自身利益,只会做出对本国有利的决策,因此一旦情况有变,他们翻脸比翻书还快。而美国的这些弃子盟友的命运,也印证了一个颠扑不破的事实:将本民族或本国的核心利益与极度功利主义的西方国家牢牢捆绑在一起,充满巨大风险,被出卖简直就是分分钟的事儿。

今天的叙利亚,废墟瓦砾、枪炮轰鸣、生离死别,都变成了平庸的日常,连稳定的一日三餐都变成奢求。这让我们警醒,和平原来如此昂贵,昂贵到必须要国家的独立和强大来支付。这也让我们清醒,任何时候,只有走自立自强的道路才是化解风险、掌握命运的必由之路。

(作者:钮松,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研究员)

来源:北京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