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学界动态(首)
唐见端:美国肢解叙利亚企图彻底破产
发布时间: 2019-10-20 浏览次数: 22

16日,在当地美军撤离之后,叙利亚政府军进驻边境重镇科巴尼。这是一个标志性事件,它标志着美国肢解叙利亚的企图正式破产。

土库矛盾难抑,AB计划相继流产

美国是长达8年的叙利亚战争祸首,它祸害叙利亚分为两个步骤。第一步骤也称为A计划,通过支持逊尼派伊斯兰武装,用军事手段实施政权更迭。由于伊斯兰武装组织并不完全听命美国,加上俄罗斯适时军事介入,A计划已无成功可能。这时美国转向第二步骤,即B计划,就是通过武装势力割据达到肢解叙利亚目的。

2014年,极端组织伊斯兰国蜂拥而入叙利亚,叙利亚北部的库尔德人在科巴尼与伊斯兰国展开战斗,美国决定武装介入叙利亚,科巴尼是美军和库尔德武装第一次联手的地方。

在“伊斯兰国”猖獗之际,美国公开支持叙库武装,主导建立了以该武装为主体的“叙利亚民主军”,显性目标是利用后者遏制“伊斯兰国”,隐性目标是利用库尔德人的“建国梦”肢解叙利亚,牵制俄罗斯,在叙北部建立“国中之国”。

不料,美国的计划与土耳其迎头相撞。自叙利亚战争爆发以来,土耳其一直认为,叙库武装与土国内分裂势力库尔德工人党是“一丘之貉”,是必须要剿灭的“恐怖分子”。由于当时忙于指挥“自由军”与叙政府军作战,土耳其并未将打击叙库武装作为主要选项,直到美国公开与叙库武装结盟。

而作为北约盟主,美国原本一直与北约成员土耳其保持一致,把库尔德工人党视为“恐怖组织”。但出于肢解叙利亚、牵制俄罗斯的大目标,美国依然与叙库武装保持密切关系,尽管其私下承认叙库武装与库尔德工人党区别不大。

美国做法自然激怒了土耳其,亲政府的土媒体几乎天天都说美国“出卖”了土耳其。但美国也并非没有在土、库之间牵线搭桥,以求“三赢”,只是效果不佳。今年4月,美国因认定土耳其终将入境打击叙库武装,向库方施压,要其让出从幼发拉底河以西至伊拉克边界以东的一片地区,由有限的土耳其军队控制,以换取库尔德人安全。美国的要求与今天土耳其正在做的基本相同,无怪乎叙库武装领导人科巴涅当时一口回绝。一些库尔德人士指出,土耳其贪得无厌,如接受这一要求,今后将永无宁日。

所以说,对美国而言,土耳其今日之行动,乃蓄谋已久而志在必得,问题只是美国如何应对。但美国无法应对:它既不敢冒与土耳其正面冲突的风险,又无法压服库尔德人听任土耳其掌控。唯一选择就是抽身。

美在叙政策失败源于两个“不协调”

自土耳其向叙利亚东北部库尔德武装发动攻势以来,西方主流媒体骂声一片,矛头主要针对特朗普,说他“背叛”了库尔德人。但就当前叙北局势而言,如果把奥巴马等策动叙利亚战争的美国前政要请到前台,他们又能怎么样?而要说“背叛”,那么第一个当“叛徒”的是奥巴马,特朗普只是依样画葫芦,不过画风夸张而已。

20168月,土耳其因为美国未遵守让库尔德武装撤出曼比季的承诺,发起了幼发拉底河之盾大规模军事行动,然而被认为是叙库武装保护人的美军却毫无反应,奥巴马没有下令保护库尔德武装。后来叙利亚军队在俄军支援下进驻曼比季,才遏制了土攻势。

如今美国有舆论认为,美国在叙利亚已经“出局”。但是否真的“出局”仍有待商榷。首先,美军只是撤出叙北,并未完全撤离叙利亚国境;其次,仍希望政权更迭和肢解叙利亚的美国“建制派”势力不可低估;第三,中东依然存在希望美国留驻叙利亚的势力;最后,特朗普以食言著称。因此,目前尚不能断言美国在叙利亚的作用已经归零。

但随着AB计划相继破产,美国的叙利亚政策面临彻底失败,这一事实已属不争。美国在叙利亚失败,源于其政策的两个不协调。首先意愿与能力不协调。人们不会忘记,当奥巴马宣布叙总统失去执政合法性时,他并不准备动用美国军力来使政权更迭的意愿成为现实,因为美国的能力不足以承受直接动武所产生的后果。

其次是破坏与建设不协调。美国与叙库武装结盟之后,一直以建立一个独立富饶的叙北政治实体来诱导后者。但是当叙库武装借助美军狂轰滥炸从“伊斯兰国”手中收复拉卡之后,除了西方媒体盛赞美军“反恐”功劳之外,拉卡民众至今生活在断垣残壁之中,而特朗普明确表示对叙利亚重建不感兴趣。这与俄罗斯人帮助叙政府收复阿勒颇后的情形迥然不同,后者的重建工作一直在有条不紊推进。

所以,叙利亚人不相信美国,无论是忠于祖国的大多数民众,还是以“自由军”为代表的反政府伊斯兰武装,或是曾幻想“独立”的库尔德人。可以说,今天的局面,对美国来说,是塘干坝尽;对联手抵御外侮的叙政府和库尔德人而言,是水到渠成。

(作者:唐见端: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智库理事)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