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青年论坛
王晋:暂停键还是终止键?土耳其120小时“停火”恐难持久
发布时间: 2019-10-19 浏览次数: 10

伴随着美国副总统彭斯前往土耳其进行紧急斡旋,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宣布,土耳其在叙利亚北部的军事行动将会暂停120个小时。在109日出兵之后,土耳其军事行动取得了一定的进展,但是也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在此背景下,未来120个小时的停火是否会促成叙利亚北部重新恢复和平状态,土耳其在叙利亚北部的军事行动是否会出现波折,也必然会持续吸引所有人的注意。

美国施加压力也给了“好处”

在将驻军从叙利亚北部撤离一周左右之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政策受到了国内和国际舆论的谴责。一方面,美国国内指责特朗普“抛弃盟友”,认为此举将会促使美国的国际信誉遭遇巨大危机,并且将会使得伊朗和俄罗斯的影响力在叙利亚进一步扩大,不利于未来美国在中东地区的战略规划;另一方面,国际社会也指责美国“抛弃”叙利亚库尔德政治军事团体,不仅将会使得叙利亚北部库尔德人陷入巨大的灾难之中,更可能使得叙利亚局势陷入新一轮的动荡和危机之中。

重压之下,特朗普派遣彭斯出访土耳其。在彭斯到访的前一天,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还曾经信誓旦旦地提出,自己不会和彭斯会面,而是会让和彭斯“对等的官员”与之会谈。但是不到24小时,埃尔多安就亲自与彭斯进行了会面,而且达成了在叙利亚北部的停火协议。

土耳其之所以会在此刻宣布“暂停”军事行动120个小时,其实是有多方面的原因。首先,来自于美国的压力不可忽视。在宣布将军事力量从叙利亚北部撤离之后,特朗普就开始不断尝试给土耳其上紧箍咒109日当土耳其军事开始展开军事行动之时,特朗普给埃尔多安去信,信中特朗普求土耳其坐下来谈,并让埃尔多安别像个傻瓜似的。他还在信中威胁会摧毁土耳其的经济。随后面对国内的压力,尽管特朗普不停辩解认为美国不应该过度干预土耳其和叙利亚库尔德人之间的恩怨,但是也表示,自己将会给土耳其划定底线,并且威胁将会开启针对土耳其的经济制裁。

2018年开始,在美国的制裁之下,土耳其货币曾经大幅贬值,并且影响了国内经济形势。埃尔多安领导的正义与发展党也在今年上半年的土耳其地方选举中,丢掉了伊斯坦布尔的市长之位。一旦美国再度加码制裁土耳其,很可能会给土耳其经济造成新的压力,也必然会进一步削弱正义与发展党政府在土耳其国内的支持率。因此,尽管与彭斯的会谈分为并不融洽,埃尔多安还是不得不考虑来自于美国制裁的可能性。

最为重要的,是美国对土耳其提出的“停火方案”,满足了土耳其的核心要求。土耳其出兵叙利亚北部,主要有两个目的。一方面,在叙利亚北部建立一个横亘边界地区的“安全区”,由土耳其军队及其支持的叙利亚反政府武装所主导,并且清除在这一地区的叙利亚库尔德“民主联盟党”及其武装力量。土耳其认为,“民主联盟党”和土耳其境内的“恐怖组织”——“库尔德工人党”,是“两块牌子,一套人马”,因此必须要予以“隔离”。

另一方面,在未来土耳其打算在这一“安全区”内安置国内为数众多的叙利亚难民,尤其是为那些叙利亚反对派政治团体和军事团体提供庇护所,以免这些团体长期驻扎在土耳其境内。“停火协议”中包含了美国将会协调叙利亚“民主联盟党”及其军事团体南撤的内容,实际上是在帮助土耳其建立“安全区”,土耳其也在一定程度上,通过协议达成了自己的目的。

叙利亚政府和俄罗斯的担忧

其次,土耳其出兵之后,还引发了叙利亚政府和叙利亚库尔德武装之间的合作,这可能也是土耳其政府未能预料到的。在此之前,叙利亚政府和叙利亚北部库尔德重要政治力量“民主联盟党”及其领导的武装部队之间,关系一度非常紧张。2018年叙利亚政府军在战场上不断发动反击。随着叙政府军的逼近,叙利亚政府和民主联盟党之间的关系也逐渐紧张。叙利亚政府高层甚至一度将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形容为恐怖分子

但是,面临土耳其咄咄逼人的攻势,叙利亚库尔德“民主联盟党”领导的叙利亚北部地方武装“人民保卫部队”和“叙利亚民主军”选择与叙利亚政府联合,叙政府军也开始向叙利亚北部库尔德人武装控制区调动部队。根据一些报道显示,叙政府军已经进驻叙利亚北部哈塞克、卡米什和德里克等城镇,并且升起叙利亚国旗;一些“人民保卫部队”和“叙利亚民主军”士兵也已经换上了叙政府军军装。在一些地区,“人民保卫部队”和“叙利亚民主军”甚至还和土耳其军队进行了大规模的炮战。考虑到绝大多数的“人民保卫部队”和“叙利亚民主军”都是以轻型武装和迫击炮为主,能够获得大口径火炮的“人民保卫部队”和“叙利亚民主军”,也很可能得到了叙政府军或者伊朗的军火支持。

历史上叙利亚政府和土耳其“库尔德工人党”之间曾经关系密切(1998年之前,叙利亚政府曾经长期支持库尔德工人党,而库尔德工人党领导层也长期藏匿在叙利亚北部库尔德人地区),叙利亚政府和库尔德人之间的关系也相对较为亲密。在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之后,叙利亚库尔德民主联盟党及其领导的军事团体,更多的是相对和平地接管叙政府军南撤之后留下的真空地区,并未对其他叙利亚政府控制区发动攻击。有很多分析认为,叙利亚民主联盟党就是替叙利亚政府看管叙北部地区。因此双方的合作不存在难以逾越的障碍。

第三,来自于俄罗斯的压力也不容忽视。俄罗斯从2018年初开始,通过叙利亚问题索契进程,来不断鼓励叙利亚政府和叙利亚各反对派政治军事团体实现和解。俄罗斯与联合国一道,希望通过设立宪法委员会,以共同商议制定新宪法的形式,来促成叙利亚政府和叙反对派政治军事团体冰释前嫌,开启叙利亚政治重建进程。

但是土耳其的军事行动,很可能会搅动叙利亚政府在索契进程上的态度,毕竟土耳其军事行动会帮助叙利亚反对派军事团体在叙利亚北部扩张控制区,而这是力图“收复所有国土”的叙利亚政府所不能接受的。叙利亚政府军和叙利亚库尔德“民主联盟党”的联合,很可能还会将与叙利亚政府关系密切的伊朗也拉入战团,毕竟在叙利亚驻军的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在军事行动上有着一定的自主性。尽管俄罗斯也能够理解土耳其在叙利亚北部的安全关切,但是也希望土耳其的军事行动能够控制在一定的限度之内,否则将会扰乱俄罗斯在叙利亚的整体布局。

土耳其未来面临巨大的“包袱”

土耳其所承诺的停火协定,在未来仍然会面临诸多挑战。一方面,美国提出会帮助叙利亚库尔德“民主联盟党”及其武装力量南撤,但这是否能够得到“民主联盟党”的配合,仍然存疑。此次会谈是美国和土耳其之间的直接会谈,似乎并没有得到“民主联盟党”的授权。而埃尔多安也表示,这次不是“停火”,因为停火意味着“两个合法团体之间的协议”,他不承认“民主联盟党”的合法性。如何确定所有“民主联盟党”都已经南撤,如何区分那些仍然驻留当地的库尔德武装力量,则是未来考验暂时停火能否延续的重要前提。

另一方面,即使“民主联盟党”及其武装力量南撤,也并不意味着土耳其力图建立的“安全区”会平安无事。“民主联盟党”及其武装力量很可能会继续袭扰“安全区”内的土耳其军事目标;而叙利亚政府也必然强烈反对土耳其军队在叙利亚的留驻。由于国际社会的压力,土耳其必然会建立“安全区”内的各类“自治政府”来避免被扣上“占领”和“领土入侵”的帽子,而这很可能会进一步给土耳其造成巨大的负担。

历史上以色列入侵黎巴嫩,曾经在南黎巴嫩建立“缓冲区”,最终也在黎巴嫩“真主党”和其他武装的袭扰下,而不得不放弃。保护“缓冲区”的安全,必然意味着要在“缓冲区”以外施加军事控制来防止远程火炮或者其他袭扰活动,而这将使土耳其可能陷入无休无止的纷争中。背负“入侵”叙利亚领土的指责,以及背负维持“安全区”的财政投入,将会使得土耳其面临巨大的政治和经济负担。

土耳其和美国达成协议,暂停军事行动,本身可能给地区带来和平。但是未来叙利亚问题仍然未能解决,叙利亚国内各个政治军事力量彼此对立严重,土耳其的单纯“停火”,恐怕无法维持太久。

(作者:王晋,察哈尔学会研究员、西北大学叙利亚研究中心研究员)

来源:澎湃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