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学界动态(首)
钮松:以军空袭时机有“门道”
发布时间: 2019-11-28 浏览次数: 10

1120日凌晨,以色列对叙利亚境内展开最新一轮空袭行动,造成2名平民死亡、多人受伤。以色列此轮空袭行动锁定的是在叙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和叙政府军,包括地对空导弹发射平台、指挥中心、武器仓库和军事基地等。以方表示,这是对伊朗武装日前从叙利亚向以色列发射火箭弹做出的回应。

事实上,以色列针对叙境内相关目标的空袭行动屡见报端。这与以色列将伊朗及其扶持的武装力量,视为国家生存与安全的最大威胁不无关系。

以色列长期在陆地边界上呈现“南抗哈马斯、北击真主党”的进攻性御敌态势,与不接壤的伊朗则是经年累月的隔空对峙。“阿拉伯之春”爆发以来,叙利亚深陷战争与失序的泥潭,以伊朗为首的中东反以力量汇集叙利亚。以色列认为同时面临来自南、北、东三个方向的威胁,严重危及其安全利益。

以色列过去针对叙利亚的轮番空袭,瞄准的主要是伊朗在叙军事存在,而本月的两次空袭则有所不同——1112日的空袭目标仅为巴勒斯坦武装派别领导人,1120日的空袭则首度将伊朗在叙军事力量和叙政府军同时作为袭击目标。这表明以色列对伊朗将叙国土作为反以前哨的容忍度已达到了临界点,以对叙空袭目标的广度在不断扩大。

以色列此轮空袭行动的背后,浮现的是以色列对当前美伊博弈日益白热化并严重波及伊朗社会稳定的敏锐关注、对叙政府在国内政治格局中整合能力上升的矛盾心态,以及以色列政治僵局难以打破的尴尬局面。

首先,以色列此次针对“圣城旅”的空袭恰逢伊朗国内暴力示威愈演愈烈之际。1116日,伊朗因汽油涨价爆发了席卷全国百余座城镇的暴力示威活动,已造成包括军警和平民在内的40余人丧生,诸多银行、商铺和政府大楼成为劫掠和纵火的目标。这与美国脱不开干系,美国对伊朗的极限施压和石油制裁导致伊朗国际国内油气市场之间的失衡,美还通过支持伊朗和平示威来进行补刀。在这种情况下,伊朗精锐部队圣城旅发动对以火箭弹袭击,恰好为以色列展开军事行动提供了契机。

其次,以色列此次针对叙政府军的空袭恰逢叙国内“三足鼎立”之势被打破之际。随着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美军撤出叙利亚北部地区并默许土耳其越境打击,叙利亚库尔德武装被美国抛弃的命运难以根本扭转。原本在叙政府与反对派之间保持相对中立状态的叙库武装不得不转而寻求叙政府的帮助,叙政府在国内格局中的优势地位进一步增强。以色列一直以来与叙库武装互动紧密,叙库武装高层今年10月呼吁以色列出兵叙北助战,而以色列副外长霍托夫利则在116日声称以视叙库武装为抗衡伊朗影响力的一支力量并正向其提供人道主义援助。以色列在力挺叙库武装的基础上,对伊“圣城旅”和叙军“左右开弓”,反映出其对叙政府的态度早已不满足于“敲山震虎”。

最后,此轮空袭与以色列蓝白党领导人甘茨的组阁失败恰在同一天。以色列今年经历了史无前例的一年两选且组阁无果的尴尬局面,美国则于1118日宣布不再视以色列在约旦河西岸的犹太人定居点违反国际法,这是继耶路撒冷和戈兰高地的主权表态之后,美再次为以现任总理内塔尼亚胡站台。深陷持久涉腐危机的内塔尼亚胡,在甘茨组阁无望的背景下需要通过对伊朗的军事行动来为有可能的再次大选铺路。空袭当日晚间,其对手甘茨最终承认组阁失败,这一画面极具象征意味。

(作者:钮松,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研究员)

来源:解放军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