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时事评论
解放日报:普京本周三将到访土耳其,会和埃尔多安共商什么?
发布时间: 2020-01-07 浏览次数: 37

克里姆林宫发言人佩斯科夫称,俄罗斯总统普京将于18日访问土耳其,并将出席土耳其溪天然气管道项目的启动仪式。在中东局势动荡之际,普京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会晤备受关注。外界预计,两国领导人将讨论利比亚、叙利亚和伊朗等地区问题。

俄土关系正在走近

据土耳其官方媒体阿纳多卢通讯社报道,“土耳其溪”是俄罗斯向土耳其供应天然气并通过土耳其向欧洲南部输送天然气的管道项目。其海底部分有两条管线,均长930公里,每年可向土耳其和欧洲输送总计315亿立方米天然气。其中,土耳其和欧洲各获得一半天然气供给。

上海大学土耳其研究中心主任、上海社科院历史所所长郭长刚认为,“土耳其溪”项目是俄土合作的重要成果,也符合双方战略利益。

一方面,该项目将增加俄罗斯与欧洲谈判的砝码。目前俄罗斯有两条天然气线,一条经过乌克兰,另一条经过土耳其。在俄乌紧张关系未完全化解的背景下,土耳其线路成为俄罗斯的又一选择。

另一方面,土耳其则希望提升本国在中东地区的能源战略地位。在土耳其与欧盟关系紧张之时,俄罗斯油气经土耳其进入欧洲,也将增加土耳其对欧盟的议价能力。

法国《世界报》本月2日评论称,俄罗斯已成为土耳其天然气行业的重要合作伙伴,普京也是埃尔多安唯一重视的对话者。

《阿拉伯周刊》指出,“土耳其溪”项目将成为俄土合作的“粘固剂”,但同时,也将加剧美土关系紧张。美国一直希望通过政治压力来控制欧洲能源市场,让欧洲进口更多的美国液化天然气,但与俄罗斯相比,美国天然气出口不具备价格优势。去年12月,特朗普批准了包含对北溪2土耳其溪天然气管道制裁的《2020年国防授权法案》。此前,土耳其还不顾美国再三威胁,执意购买俄罗斯S-400防御系统。

郭长刚说,在美土关系紧张的同时,俄土关系正在走近。“土耳其溪”项目表明,俄土两国的合作不仅体现在军事上,也体现在经济上。

利比亚将成核心议题

专家和媒体分析认为,普京此次访问土耳其,利比亚局势将成为会谈的核心议题。

就在普京到访前几日,土耳其议会12日紧急通过一项议案,授权土政府向利比亚部署军队。此后,各方博弈进一步升级:利比亚国民代表大会4日投票通过与土耳其断交的决定,并拒绝承认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与土耳其签署的有关地中海海事管辖权的谅解备忘录。埃尔多安5日晚宣布,土耳其正逐渐向利比亚派兵以支持民族团结政府。

2011年卡扎菲倒台后,利比亚陷入内战,两大政治势力对峙,俄土双方某种程度上站在对立面:国民代表大会与军事强人哈夫塔尔领导的国民军结盟,占据东部和中部地区,得到俄罗斯支持;土耳其则力挺控制西部部分地区的民族团结政府。路透社称,土耳其向利比亚派兵,可能加剧代理人战争的局面,也可能导致土军与俄方产生冲突。

郭长刚指出,土耳其插手利比亚,有两重考虑。其一,土耳其希望在东地中海地区的油气开发中占得先机。在土耳其决定出兵利比亚前,希腊、塞浦路斯及以色列刚刚签署了一份有关建造东地中海天然气管道(EastMed)的协议。在三国能源联盟下,土耳其成了孤家寡人,故而希望借助利比亚在地区内占得更多利益。其二,出兵利比亚符合埃尔多安的北非发展战略。近几年,埃尔多安在索马里及一些北非国家布局,趁着利比亚局势混乱,土耳其可以加强在该地区的存在。

事实上,土耳其近来动作不断,已触动俄罗斯的神经。去年11月,土耳其与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达成一份协议,划定了土、利两国的海上边界。美联社分析认为,该协议使土耳其在东地中海拥有更大面积的专属经济区。

不过,多数分析认为,尽管在利比亚问题上存在分歧,但俄土将互有妥协。

美国新闻网站Axios援引专家分析指出,埃尔多安不想在利比亚问题上与俄罗斯产生直接冲突,如果没有普京开绿灯,土耳其将难以维持在利比亚的军事存在。与此同时,普京也不想疏远埃尔多安,并将土耳其推向美国。

俄罗斯国际事务委员会研究员阿赫梅托夫认为,俄罗斯正面临两难境地,既要满足土耳其参与利比亚事务的要求,又要让土耳其的参与不影响自身利益。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所长刘中民表示,近几年,俄罗斯在利比亚投入不少精力。由于担心利比亚问题导致俄土关系恶化,普京此访可能下“先手棋”,将同埃尔多安就此协商。同时,他也指出,利比亚问题凸显了俄土关系的一个特征:既有彼此借助、相互利用的空间,但又存在矛盾和分歧。

郭长刚表示,介入利比亚局势将帮助俄罗斯在中东地区制衡美国,而土耳其将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成为俄罗斯在该地区为数不多的盟友。未来,俄土在该地区的合作范围或将进一步扩大。

中东媒体Al-Monitor新闻网评论称,在美国领导力缺席、欧洲争论不休的情况下,俄土的目标都是,使自身成为利比亚冲突的主要决策者。

绕不过叙利亚问题

此外,俄土总统会晤恐怕也绕不过叙利亚问题。

去年10月,土耳其在叙利亚北部发起和平之泉行动。同月22日,俄土总统在索契会晤,就叙利亚局势达成谅解备忘录。双方同意,由俄叙安全部队协助库尔德武装撤离叙利亚东北部边境地带后,由俄土军队在安全区联合巡逻。

2011年以来,俄土关系经历曲折。尤其针对叙利亚问题,最初双方分歧较大,土耳其想要推翻俄罗斯支持的叙利亚巴沙尔政权。不过,随着难民、恐怖主义等问题凸显,俄土关系有所缓和。

奥地利因斯布鲁克大学国际关系教授、俄罗斯问题专家格哈德·曼戈特认为,有迹象显示,俄土在叙问题上存在“战略利益交换”:俄罗斯对土耳其入境叙利亚东北部地区眼睁眼闭,而土耳其则默许俄罗斯作为巴沙尔政权的同盟,在伊德利卜展开更猛烈的军事活动。

郭长刚指出,目前俄土在叙利亚仍是合作关系。尽管过去双方立场分化,但现在土耳其对叙立场有所改变,土叙关系将向好发展。对土耳其来说,叙利亚已不构成地区挑战,伊朗和沙特才是主要竞争对手,与叙政府改善关系,将帮助土耳其成为中东地区大国。

美国《商业内幕》指出,俄土都意识到,只有通过内部协商,双方才能互为赢家。随着美国政府去年10月宣布从叙利亚撤军,俄罗斯正取代美国,成为决定叙利亚命运的权力经纪人;而对埃尔多安来说,俄罗斯将帮助其控制库尔德武装。

不过,俄土在叙利亚仍存在博弈。土耳其中东战略研究中心专家奥依通·奥尔罕认为,俄罗斯对土耳其提议的“安全区”以外的地区非常敏感,“土耳其可能通过对俄罗斯施加更多压力,增加谈判筹码”。

此外,埃尔多安近日表示,目前有20万至25万难民涌向土耳其边境,俄罗斯此前的行动使土耳其将难民迁入安全区的计划落空,媒体预计埃尔多安将就此和普京闭门会谈。

刘中民认为,未来叙利亚局势的焦点是叙北部的安排,未来双方可能就库尔德问题互有妥协。

中东呈现“美退俄进”

眼下,美伊关系恶化,中东局势引发极大关注。外界担忧,在原本就是是非之地的中东,火药桶恐被点燃。埃尔多安5日说,他将与普京详细讨论美军炸死苏莱曼尼事件。

郭长刚认为,无论对俄罗斯还是土耳其来说,中东之乱都是一个机会。美国将自己置于被动境地,有利于俄土在中东巩固并扩大自身影响力。一旦美国不在伊拉克驻军,要想继续在中东发挥作用,土耳其就可以利用美国在土耳其的空军基地,增加一个与美国谈判的砝码。

分析人士指出,2003年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后,伊拉克社会陷入动荡,当地反美情绪一直存在。苏莱曼尼和伊拉克什叶派民兵武装高官穆汉迪斯遭美军火箭弹袭击身亡后,伊拉克国内反美情绪高涨。与伊朗关系密切的伊拉克什叶派政治势力长期在议会谋求废除允许美国驻军的双边协议,苏莱曼尼之死正好提供契机。

巴格达大学政治学教授萨巴赫·谢赫表示,伊拉克国内亲伊朗的政党利用苏莱曼尼死后伊拉克国内高涨的反美情绪,推动议会通过驱逐驻伊美军的决议,标志着伊朗势力在伊拉克渐占上风。

另有评论认为,伊拉克议会通过要求美军撤离的决议,实际上明确宣示站在伊朗一边反对美国,意味着伊拉克战争以来美国对伊拉克政策的彻底失败。美军在伊拉克将处于尴尬境地,伊拉克境内各反美势力也获得了驱逐和打击美军的合法性。

刘中民称,当前局势下,普京访问土耳其也有意向外界释放信号:在中东地区大国关系上,俄罗斯正步步为营,呈现“美退俄进”之势。

从某种程度上看,俄罗斯与中东几个大国的关系,要优于美国与后者的关系,这是俄罗斯对中东影响力的折射。而在当前中东特殊局面下,俄罗斯仍在“布点”:在叙利亚问题上占据优势;对利比亚有长期布局;伊朗问题也是重要一方。

不过,刘中民也表示,俄罗斯是“进而不强”,美国是“退而不弱”,“美强俄弱”的态势仍将持续相当长一段时期。“中东地区多国竞相角逐、利益错综复杂,任何一个外来国家和内部地区大国,想要在某个问题上说了算,已经越来越难。”

来源:解放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