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学界动态(首)
顾正龙:埃尔多安欲在非洲重现奥斯曼帝国的辉煌
发布时间: 2020-03-05 浏览次数: 10

冷战后国际秩序一个明显的特点之一,虽然土耳其这样的地区强国的地缘政治作用在增加,却没有得到国际社会应有的关注。譬如,在过去10年里,非洲大陆新的国际竞争在加剧,吸引了众多国际参与者。当美国在2018年重新确定战略方向,将重心放在非洲,以应对中国和俄罗斯在非洲日益上升的活动时,其实,土耳其在非洲大陆的影响力也在增强,却没有引起国际社会的足够重视。阿联酋《Futre Center UAE》智库211日发表的署名文章如是说。

在非洲的渗透:

Future Center UAE》智库题为《埃尔多安欲在非洲复活奥斯曼帝国的动机》文章指出,土耳其如今只是地区强国,但其前身奥斯曼帝国曾缔造过不朽的辉煌。奥斯曼帝国,是由土耳其人奥斯曼一世于1299年创立的帝国。十七世纪鼎盛时期领土达到550万平方公里。到二十世纪20年代衰亡时已延续600余年。帝国极盛时雄踞亚欧非三大洲,领土覆盖南欧、巴尔干半岛、西亚和北非的大部分领土。1923年,土耳其共和国成立后,非洲并没有被列入土耳其外交政策优先事项的清单,当时与仍处于殖民统治下的非洲的关系非常疲软。然而,在冷战期间,土耳其开始重视非洲,于1956年在拉各斯开设了土耳其总领事馆,并承认了所有新独立的非洲国家。1998年,土耳其试图放弃孤立状态,土耳其政府通过了一份对非洲开放的新文件,安卡拉寻求与非洲国家发展外交和政治关系、经济和文化合作。然而,由于缺乏经济实力、国内不稳定以及2000年至2001年土耳其严重的经济危机阻碍了这一非洲计划的执行。

随着正义与发展党在2002年上台,奥斯曼帝国的梦想开始扰动土耳其的新伊斯兰主义者。然而,土耳其对非洲的真正软攻势始于2005年,当时土耳其宣布这一年是非洲年。总理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访问了埃塞俄比亚和南非,成为第一位对非洲赤道以南地区进行正式访问的土耳其总理。与此同时,土耳其加强了与非洲的体制关系。土耳其于2005412日获得非洲联盟观察员地位,20081月在亚的斯亚贝巴举行的非洲联盟首脑会议宣布土耳其享有战略伙伴地位。

埃尔多安的梦想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出生于一个虔诚的穆斯林家庭。美国《时代》周刊这样评价埃尔多安:他表面上是个世俗派,骨子里是个伊斯兰保守派。埃尔多安有一个梦想,那就是恢复奥斯曼帝国的辉煌,为实现这一目标,埃尔多安动作频频。埃尔多安自2003年至2014年间担任土耳其总理,之后成为总统。他在土耳其掌权迄今达17年之久,通过政治之旅已经访问了大约30多个非洲国家。最近一次是在20201月的非洲之行,包括阿尔及利亚、塞内加尔和冈比亚,这些访问对土耳其的战略渗透战略具有重要影响。

统计数据显示,自2017年以来,土耳其通过约1000家土耳其公司取代了阿尔及利亚前殖民宗主国——法国,成为该国最大的外国投资者。一直2019年底,阿尔及利亚土耳其贸易额增加了40亿美元。利比亚危机和重塑区域中心的尝试可以说是埃尔多安近期此行的主要目标。

帝国项目的复兴:

文章认为,埃尔多安追求的是试图恢复一个在历史上被中断的奥斯曼帝国在非洲的辉煌。北非大部分地区、苏丹、厄立特里亚、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曾是帝国的一部分。奥斯曼帝国通过友好条约和联盟的影响力也延伸到了尼日利亚、尼日尔和乍得,直到南部非洲的基卜地区。

根据埃尔多安的奥斯曼帝国新构想,2003年,土耳其制定了与非洲国家《发展经济关系战略》,旨在获得原材料和促进与非洲的贸易。2008年,土耳其非洲合作首脑会议在伊斯坦布尔举行。自那时以来,对非洲大陆的高级别访问激增,驻非洲大使馆从12个增加到42个,非洲28个国家的合作和协调办事处3个增加到11个,商业办事处从11个增加到26个。土耳其航空公司还增加了在非洲的活动,成为土耳其重要的软实力工具之一。此外,有10000多名非洲学生从土耳其大学和教育机构毕业。土耳其非洲贸易额达到240亿美元。

智库文章指出,自2011年以来,在索马里打着人道主义旗号的埃尔多安的帝国项目通过在非洲领土上的军事存在,暴露了该项目的真实面目。项目不仅资助了一些当地新闻网站,连摩加迪沙港及其机场也由土耳其公司运营。土耳其在摩加迪沙开设了大使馆,利用索马里内战背景,于2017年在索马里建立了军事基地,还成功地与重要的高级政客达赫建立了牢固的关系,这可以说是政治客户主义的理想案例。

在非洲海岸扩张:

埃尔多安正在寻求重塑非洲的地缘政治局势。2018年,在索马里军事基地开放后,土耳其与已被罢免的苏丹前总统奥马尔·巴希尔(Omar al-Bashir)的政权签署了一份租赁合同,租用位于红海的苏丹岛屿斯瓦坎港(Swakan),该港口曾被视为古老的奥斯曼帝国港口。安卡拉声称,它计划将其重新开发为卡塔尔资助的旅游胜地,其隐藏的目的是,试图包围敌视安卡拉的一些国家。土耳其的行动似乎与红海和东地中海自然资源的国际斗争有关。土耳其公然卷入利比亚危机,这与它早先声称的侧重于经济和发展合作方面的说法相反。

土耳其还与利比亚萨拉伊临时政府签署了一份海事备忘录,在该政府指定的东部天然气丰富地区建立一个开采区。埃尔多安宣布,应摩加迪沙政府的要求,他的国家正在索马里沿海勘探石油。土耳其对利比亚的参与无疑与其在地中海东部的海上战略密切相关。所有这些都动摇了地中海国家的国际关系,因为这些国家重叠的海洋边界问题尚未得到最终解决。另一方面,土耳其似乎将利比亚视为一个行动区,以检验和推销其军事和安保工业的产品,并展示其在非洲的军事存在,将其视为土耳其外交政策的工具。

重蹈欧洲的覆辙

阿联酋智库文章最后强调,不管怎样,埃尔多安有一个重现历史帝国的强烈野心和梦想,其扩张主义计划依靠军事力量以及经济和外交工具来实现。利比亚和索马里等非洲国家的脆弱现状是许多野心勃勃的中间派势力利用的理想之地,埃尔多安领导的土耳其正在重蹈帝王时期的欧洲大国在非洲的覆辙。

(作者:顾正龙,上外中东研究所智库理事)

来源: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