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学界动态(首)
顾正龙:ISIS利用新冠病毒肆虐 妄图东山再起
发布时间: 2020-04-16 浏览次数: 160

20201月底,新型冠状病毒在世界上传播以来,恐怖组织伊斯兰国(ISIS)一直试图利用这种病毒来吸引尽可能多的恐怖分子和有极端思想倾向的同情者加入该组织,妄图东山再起。ISIS在其官方网络出版物《AL-Naba》(埃尔-纳巴报)发出号召,要求同情伊斯兰国的民众,投身加入伊斯兰国组织,寻求开展恐怖主义活动的机会,并称由此可以“避祸消灾”。

ISIS宣称新冠病毒是对西方的“天罚”

当新冠病毒在20201月开始爆发的时候,ISIS在其出版物《AL-Naba》中表现得很兴奋,宣称这是对异端敌人的“天罚”,是“真主对异端和异教的愤怒”。它呼吁人们“忏悔”,为了躲避传染而加入ISIS组织“避难”。

后来,新冠肺炎疫情持续传播,感染者越来越多,而特效疗法却一直未找到,因此很多人可能就开始对这种疯狂宣传将信将疑。事实上,已经看到很多视频和推特都宣称,这种病毒是一种“天罚”。而这种宣传可以为ISIS的征募加油鼓劲。据美国广播公司新闻网43日报道,ISIS和基地组织都宣称新冠病毒是上帝对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的惩罚,把美国的经济榨干一直是恐怖组织的一个目标,而9·11事件给美国造成的经济损失被认为是被击毙的恐怖头目本·拉登的巨大成功。

在恐怖组织的一些头目眼里,重大流行病的蔓延以及世界各国未能针对新冠病毒获得有效药品,可能会促使大量恐怖分子,在ISIS的极端主义言论蛊惑下,并在缺乏宗教觉悟的情况下,更容易接近ISIS组织。而且特别是这一流行病与一些国家存在的愚昧思想之间相互联系的视频和推文的泛滥,增强了后者加入ISIS组织的决心。

新冠病毒因地区不同产生差异

阿联酋《Future Center UAE》智库网站331日刊文指出,也许病毒传播因ISIS组织结构的不同而有所不同。ISIS及其下属组织的结构和地理位置不同,也会导致新冠病毒带来的影响也有差别。例如,与世界其他地方的ISIS分支机构相比,萨赫勒地区(海岸地区)和撒哈拉地区(沙漠地区)的ISIS组织,就与所在国本地社会的互动更少,他们很大程度上是在偏远的沙漠地区活动,远离人口密度高的聚居地带。

毫无疑问,此前爆发的埃博拉疫情的时候,正是这种隔离状态让他们幸免于难。显然,当分析新冠病毒对ISIS的影响时,也应该注意将中西非和其他地方区分开来。在非洲中西部地区,ISIS的成员远离人口聚集区;他们因此逃过了埃博拉,自然也因此有更小的概率感染新冠病毒;此外,从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来看,新冠病毒在当地还没有形成大流行,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有关系。因此,他们受到的打击会更小,这可能使得ISIS的重心一定程度上从中东向中西非转移。

有鉴于此,与叙利亚和伊拉克境内地区相比,ISIS分子在萨赫勒(海岸)和撒哈拉(沙漠)地区开展的恐怖主义行动数量可能会增加。分析人士注意到,2020319日尼日尔25名士兵成为恐怖袭击的目标就是明显的例子。但该组织非常谨慎,在策划针对法国部队和马里安全人员的行动计划时,指示其成员避免前往欧洲国家,以防止艾滋病毒感染。

七项防范指令

许多迹象表明,2017年埃博拉在一些非洲区域的传播并没有影响到ISIS,因为它没有扩展到当地人口密度较低的地区。因此,该组织一些分子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等国感染的可能性似乎很大,特别是因为他们无法去医院或接受与当地居民类似的病毒检测分析。当新冠病毒开始在伊拉克等中东国家传播时,ISIS的出版物《Al-Naba》为减少其成员感染新冠病毒的机会,发布了以下七项指令:

1、必须相信,这种疾病不是自己传播的,而是承蒙全能真主的意旨。

2、必须采取预防和规避疾病的措施。

3、必须在打哈欠和喷嚏的时候遮住口部。

4、必须在使用餐具前洗手。

5、必须信仰真主,恳求免于疾病的庇护。

6、不能把健康的人带入疫区,也不能把染病的人带离疫区。

7、必须在不用的时候密闭好锅和水壶。

有分析认为,该组织热衷于发布这些指令,反而增加了这些地区恐怖分子感染病毒的可能性,特别是因为它不是一个与地理和人口环境隔绝的组织,特别是在伊拉克、叙利亚和利比亚的ISIS分子与当地社区之间高度混杂的情况下,许多病例可能在这些国家的城市中很快传播,而且无法获得关于感染和死亡的准确统计数据。

有趣的是,恰恰就在这七点的指令出台之前的两周,ISIS才宣称说这种传染病的目标是有罪者和异教徒的社会,这表明ISIS自己也有成员卷入新冠病毒危机之中了。这进一步说明,ISIS并不是在自己活动区域内孤立存在,而是会与周边发生地理和人口上的互动交流。

分析人士指出,新冠病毒的传播有可能成为ISIS恐怖组织结构的一个转折点。正如一些专家预言,在疫情得到控制后,世界将发生巨大变化,ISIS似乎也会发生变化,而且准备迎接和应对因世界变化而来的新变化。

(作者:顾正龙,上外中东研究所智库理事)

来源: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