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顾正龙:叙利亚面临疫情和战乱双重挑战
发布时间: 2020-06-05 浏览次数: 33

新冠病毒大流行是世界不确定性的源头,对整个阿拉伯世界产生了巨大影响,对叙利亚境内的反政府民兵武装、恐怖主义集团以及各派之间武装冲突的未来将产生影响。

新冠病毒疫情带来变化

2020年初以来,叙利亚危机经历了许多根本性的变化,直接影响到区域和国际行动参与者的战略,其中最明显的变化涉及以下几个方面:在反政府武装民兵和恐怖主义势力控制的地区,俄罗斯-叙利亚夺回了军事优势,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收复了阿勒颇省、哈马省和伊德利卜省乡村的一些地区(反政府武装组织和民兵的据点)。

另外,随着土耳其军事影响力日益膨胀和扩大,土耳其在叙利亚北部的军事控制得到加强,势力范围不断扩大。随着新冠病毒疫情在土耳其和伊朗的迅速蔓延,加上西方国家忙于关注应对新冠病毒疫情,全球对叙利亚危机的关注度下降。叙利亚境内武装冲突过程中开始出现了一些新迹象:活跃在叙利亚境内的一些民兵武装和极端主义组织,如控制伊德利卜省大部分地区的恐怖组织“叙利亚解放者”的活动频率较以往相对下降。

除此之外,伊斯兰国恐怖组织(ISIS)致力于重新考虑控制20183月在战斗中丢失的地盘。这些情况促使人们去思考:新冠病毒疫情将会对“叙利亚解放者”、ISIS等恐怖组织以及叙利亚政府军在疫情后为收复伊德利卜可能采取行动产生的影响须未雨绸缪,进行分析。

人道救助机制与地缘政治影响

从叙利亚危机的最初时刻起,土耳其就对叙利亚巴沙尔政府进行“间接干预”,成立并支持几个武装组织和团体对抗叙利亚政权,以支持反对派。例如,土耳其在对ISIS的战争期间对叙利亚进行干预,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发动空袭,帮助亲土耳其政府的武装组织和派别控制土耳其边境线沿线的一些地区,包括伊德利卜省(土耳其武装部队的据点)对这些派别和武装团体的这种间接支持,帮助土耳其方面实现了若干军事目标,建立了所谓的“安全区”。

2020年初,土耳其与一些在叙利亚政治舞台上活跃并有影响力的极端主义组织和恐怖团体建立了沟通渠道。随着新冠病毒在叙利亚境内的传播和在土耳其的蔓延,土耳其方面已开始加强与控制伊德利卜大片地区的“叙利亚解放者”组织的关系,目的是在与叙利亚政权对抗中,发挥它的作用,以便让土耳其政府可以腾出手来应对新冠病毒在土耳其国内的传播,因为该流行病对土耳其政治和经济的影响越来越大,并为了减少病毒在土耳其军队中的传播。

有分析认为,受新冠病毒疫情影响的叙利亚民众分两类:第一类是逃离本国,流亡在土耳其的叙利亚人。另一类是在叙利亚伊德利卜省境内流离失所的叙利亚人。据认为,在土耳其的360万叙利亚难民中,绝大多数生活在城市里,他们或许能够享受到土耳其的公共卫生系统服务,并有可能获得国际现金援助。因此,只要土耳其卫生系统能够抵御这场流行病,他们就应该是安全的。但土耳其政府最近煽动非叙利亚裔的难民越过土耳其和希腊的边界偷渡至欧洲,这使得欧盟继续向叙利亚难民群体提供援助的决议变得困难。

与土耳其接壤的伊德利卜省作为反对派武装和极端组织在叙利亚境内控制的最后一块主要地盘,在那里流离失所的叙利亚人的情况要复杂得多。他们住在不符合卫生标准的帐篷营地里,无法享有安全的卫生系统服务和高效的医疗设施。在当前的疫情下,他们是高危人群。土耳其通过联合国组织和国际非政府组织提出向这一群体扩大跨界援助力度后,其优先要采取的措施是遏制新冠病毒的蔓延。

“跨境援助点”VS“武器运送通道”

2014年,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关于叙利亚“跨境人道主义援助机制”的第2165号决议,授权叙利亚与土耳其边界的两个过境点,以及和约旦、伊拉克边境的一个过境点,向叙利亚运送援助物资的机制。之后,这一授权每年延长一次,为期一年。20201月,根据俄罗斯方面的意见,安理会放弃了叙利亚同约旦、伊拉克边境的过境点,保留同土耳其边境的过境点,授权期6个月,于610日到期。

但美国等西方国家要求重开伊拉克过境点。他们强调,“叙利亚有超过400万百姓需要跨境援助,并且有大量救援物资通过叙伊跨境点运送。”俄罗斯常驻联合国代表瓦西里·涅边贾则回应称,依靠该机制的叙利亚人数量不是400万而是100万,而且当地的局势发生了巨大变化,在原先通过伊拉克过境点得到援助的地区,叙利亚正在从内部向当地提供援助;而且安理会通过的任何决议都应明确规定,必须在受援国和东道国政府同意的情况下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在新冠肺炎病毒不断扩散的情况下,一些敌视叙利亚政府的国家,如美国和欧洲国家,通过跨境人道救援机制,将一些武器装备夹杂在人道主义救援物资里,一起送到了叙利亚反政府军事团体手中,使得跨境人道救援机制成为一些反政府团体的“武器运输通道”。

另一方面,控制救助机制口岸的国家,如土耳其和约旦,由于敌视叙利亚政府,也以“人道主义救助”名义向叙利亚边境地区的反对派军事团体输送军火和物资。这些做法在新冠病毒疫情蔓延扩散的情况下,不仅加剧了叙利亚国内的紧张局势,甚至还进一步加剧了叙利亚民众的人道主义危机。

疫情和战乱双重挑战

目前,叙叙利亚北部地区仍驻扎有库尔德武装、土耳其支持的叙反对派武装以及叙政府军等多股军事力量,美国政府也并未因国内暴发大规模疫情而减少美军在叙利亚的活动。据叙利亚国家通讯社报道,近日美国大规模车队由叙伊边境口岸驶入叙境内的消息。俄罗斯也在当地保留着相当数量的军事存在,多方角力让叙北部局势错综复杂且动荡不安。随着叙利亚确诊首例新冠肺炎病例,联合国多次呼吁各方在叙境内切实实现停火,以集中应对可能暴发的疫情。外界也普遍认为,在这个长年战乱、满目疮痍、缺乏医疗资源的叙利亚,现在又要面对新冠病毒这个新敌人的威胁,在疫情与战乱双重打击下,叙利亚民众将面临更多挑战。

(作者:顾正龙,上外中东研究所智库理事)

来源:国际网